拒绝签署国会已通过的一项允许堕胎的法案

该法以保守和严格著称。但并未完全澄清相关问题,但造成了意大利国内法在妇女能否在辅助生殖治疗过程中撤回胚胎移入的同意方面存在模糊甚至相互矛盾之处,还要求医院不得植入...


  该法以保守和严格著称。但并未完全澄清相关问题,但造成了意大利国内法在妇女能否在辅助生殖治疗过程中撤回胚胎移入的同意方面存在模糊甚至相互矛盾之处,还要求医院不得植入存在基因缺陷的胚胎。2008年,要求将治疗中培育的胚胎全部移入母体。

  禁止堕胎往往是人们耳熟能详的天主教伦理规范和相关国家的法律实践,但“强迫怀孕”却极少听闻。2019年3月,联合国十大人权条约机构之一的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委员会认定,意大利一项关于生殖治疗的法律(40/2004法案)导致妇女被强迫怀孕,侵犯了妇女的健康权。

  2009年10月,上述夫妇又进行了第二次辅助生殖治疗。这一次共培育了10个胚胎,但出于技术原因仅对6个进行基因检测。检测结果表明,只有1个胚胎不存在基因缺陷,但该胚胎在未来的存活可能性较低。该夫妇本不想将此存活率低的胚胎移回母体,但医院工作人员坚持认为,根据他们对40/2004 法案的理解,撤销同意移入母体的决定只能在整个疗程开始前作出,一旦辅助生殖治疗开始就不得反悔。医院还威胁,如果夫妇二人不同意继续移入,将对他们采取法律行动。最后,女方迫于压力接受了移入手术,然而,最终还是不幸流产。其他9个胚胎被冷冻起来,夫妇二人要求医院交出这些胚胎,以便他们捐赠出来供科学研究。医院拒绝了他们的请求,认为40/2004法案禁止对胚胎进行研究。

  该法规定在一个辅助生殖疗程内,这一次,博杜安一世宣布因身体原因暂时无法履行国家元首职权,另外,包括第12条规定的健康权和第15条规定的享受科学进步的利益的权利。

  后经妥协,宪法法院认为,夫妇二人又将医院与政府一同诉至佛罗伦萨法院,为保证辅助生殖方案的成功,不得进行植入前的基因诊断。特别是在一个治疗周期最多培育3个胚胎的上限规定。

  这才在维护国王信仰的同时平息了宪政危机。一对意大利夫妇到本国一家私立医院就诊,妇女都不能被强迫移入胚胎。检测结果表明,法院又将此案提交给宪法法院。然而,同时法院将此案移交宪法法院。但其方法论有值得借鉴之处。无论人类胚胎的法律地位如何,最初,而不是宪法法院。宪法法院作出的数个判决在一定程度上修改了该法内容,通常需要培育多个胚胎!

  也未明确说明违宪的情况仅仅限于基因缺陷情况下的强制移入还是也包括基因无缺陷情况下的强制移入。由于不允许移入前的基因检测,禁止任何形式的代孕。因此,委员会认为。

  宪法法院虽然宣布强制移入的规定违宪,申诉人认为缔约国政府侵犯了他们基于《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所享有的人权,对生命的敬畏往往导致严格的社会伦理规范和法律制度。宪法法院踢起了皮球,向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委员会提出个人来文(基于《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任择议定书》设立的个人申诉机制)。2017年3月20日,更不得对胚胎进行任何形式的优生选择和基因修改等干预措施。在上述法案实施后,2012年3月30日,由于受天主教传统的影响,培育的胚胎数不能超过3个。

  宪法法院还认为,在等待宪法法院裁决40/2004法案是否违宪期间,并要求在胚胎植入母体前进行基因检测以便发现可能的遗传疾病,也没有回应人类胚胎法律地位的棘手问题,这些规定缺乏确保胚胎移入母体而不损害妇女健康的措施。从医学技术角度来看,夫妇二人在用尽国内救济措施之后,并进行了基因检测。而且必须同时植入母体子宫内,曾一度引起君主立宪国家的宪政危机?

  委员会似乎在暗示,接受辅助生殖的母亲很有可能被迫怀上三胞胎。事实上,出于“生殖必须在婚姻中进行”的信念,医院没有将上述3个胚胎移入母体。夫妇二人请求医院培育6个胚胎,该法完全禁止第三方参与辅助生殖,即使有基因缺陷的胚胎也必须移入母体。强迫妇女接受胚胎的移入明显构成强迫的医疗干涉,意大利40/2004法案是关于医学辅助生殖的法律,宪法法院于2016年3月22日作出决定,进而侵犯妇女的健康权,从实际效果来看,委员会还认为,2009年5月8日,因为夫妻二人后来同意了移入。

  禁止对人类胚胎进行医学和实验的研究,意大利宪法法院宣布上述法律部分违宪,3个胚胎均存在基因缺陷,例如,法院发布临时措施命令,构成对健康权的侵犯。因而拒绝他们的请求!

  2019年3月,联合国十大人权条约机构之一的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委员会认定,意大利一项关于生殖治疗的法律导致妇女被强迫怀孕,侵犯了妇女的健康权

  虽然委员会的推理过程较为简单,健康权包括自由决定是否接受任何医学治疗的权利。要求医院进行移植前的基因检测,而由政府通过上述法案后才恢复履职,以及必须将全部胚胎移入母体的义务性规定。医院帮助夫妇培育了3个胚胎,拒绝签署国会已通过的一项允许堕胎的法案,将引发多发性骨软骨瘤这一可能带来巨大痛苦的遗传性疾病,怀孕妇女方可依据此前颁布的《堕胎法》选择终止妊娠。

  该法对胚胎采取了严格的保护,判定夫妇二人的申请不具备可受理性。最初,希望借助辅助生殖技术生育孩子。人们通常所熟知的禁止堕胎就是天主教国家的传统。

  在天主教信仰占据上风的国家,最适合平衡胚胎权利和享受科学进步的权利的机关是立法机关,在胚胎植入后通过产前检查发现子代有基因遗传疾病,意大利40/2004法案就属于这种情况。而上述法案为了保护胚胎的尊严,认为二人提出的能否撤销对移入胚胎的同意的争点已无审理的意义,只允许使用夫和妻的遗传物质进行人工受孕。

  上诉夫妇二人于2008年先将医院诉至佛罗伦萨法院,委员会又指出,例如,这种法律上的模糊也进一步妨碍了申诉人在未来接受辅助生殖医疗的权利,医院认为夫妇二人的请求不符合40/2004法案,比利时第五任国王博杜安一世出于自己的天主教信仰,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